[双玉/琰璞]监国·小皇帝01

夏末:


石太璞醒时腰仍有些酸,他心中恼怒,回手便要拍皇帝一下:“昨晚闹得太不像样子!”
话未出口便觉不对。
榻上没有皇帝身影。
想是上朝去了。
皇后殿下掀被待要起身,赫然见到锦被下皇帝寝衣团成一团,期间似还有何活物,蠕蠕而动。
石太璞自然是不惧怕什么妖魔鬼怪的,只是面前这情景看这虽有些诡异,却不知为何透着股憨态。
寝衣内裹着的,赫然是个小娃娃。雪白一团,吮着拇指睡得正香,间或咂咂小嘴,嗫嚅两声,大约是还没长牙的缘故,也听不清说的什么。
然而这样一团孩气的娃娃,懂得说话本就已是奇事了。
石太璞小心翼翼将那娃娃从层层阔大寝衣中剥出,捧在手心仔细端详。
小东西睡梦中觉察到掌心温暖,哼唧两声,拱拱小脑袋,找到个舒适姿势,睡得更用心了些。
小娃娃实在可爱,石太璞想也未想便轻轻凑到那张嫩出水来的小脸上轻啄一口,而后才找回正常思绪,在脑中将昨晚至今晨之事回想一遍,心中大概有了些眉目。

“昨日太后寿诞,我想着这果子有延年益寿之功,就摘了两个带来。”师父坐在殿内,蹙眉看榻上明明坐还坐不稳,却硬要撑着正襟危坐的小奶娃。
“谁知道我一错眼不见,就被景琰拿去吃了。”太后在一旁接话。
小娃娃皮肤白又嫩,此时明显泛上一层红云,口中咿咿呀呀,表情有些愤怒。
“他说啥?”师父看向石太璞。
石太璞抄手将试了一盏茶功夫仍旧没能成功坐稳的小皇帝抱进怀里,笑道:“他说谁知道那果子是这等妖物!”
师父摇头:“陛……陛下,话不能这么说,此果乃我终南仙果,吃一口便可长生不老,只是若吃下一整只,就会一夕之间重返少年,而您,吃了两只……”总觉得对着一个牙都没长全的奶娃叫陛下的自己有些蠢,师父想。
小娃娃在石太璞怀中一扭身,直接将脸埋进皇后胸口,呜呜咽咽,用一个茸茸的后脑勺对着自己亲娘和这个得罪不得的师父。
石太璞抬手摸摸他小脑袋,面上掩不住笑意宠溺,转头对师父道:“您就别说了,景琰……陛下大约有些害羞。您直说,这还长得回来么?”
师父捻须踌躇:“好在这果子长成未及三十日,效力不强,要恢复到吃下之前的模样,怎么也得七七四十九日吧。”
小孩在石太璞怀中拱了拱,不知又说了句什么。
太后与师父齐齐望着皇后。
“他说,朕要上朝。”

这日早朝最后是皇后石太璞替皇帝去的。
他将散发束好的模样本就与皇帝有八分相似,再以法术改了嗓音,修去容貌上细微差别,并刻意模仿皇帝身形动作,满可以瞒天过海了。
众大臣虽觉皇帝今日显得有些记忆不佳外,却也只道是昨日太后寿诞,醉酒所致,是以并未发觉异常。
石太璞暗暗舒一口气。
好在自己身为男子,当皇后这些时日,还是认得些大臣样貌的。
小皇帝眼巴巴趴在閟梧宫寝殿一个上午,好容易等到皇后回来,立刻挥动小拳头挣扎要抱。
坐不得走不得,实在辛苦。
堂堂大梁皇帝陛下萧景琰沮丧非常。
石太璞三两步走到榻前将他抱起,在怀中轻轻摇晃:“景琰可是想我了?”
萧景琰小脸憋得通红,半晌憋出一句只有皇后听得懂的童语:“朕……朕要……更衣!”
待皇后笑盈盈帮皇帝收拾停当,小娃娃穿着新换的寝衣缩在偌大凤榻一角,就是不肯转身。
“景琰,人有三急,况且你现在是襁褓小儿模样,有何可羞的。”石太璞凑近他小小耳朵旁轻声劝慰,语调里却全是藏不住的笑意。
小人儿又羞又怒,支吾几句,胖胖手遮住小脸,团成小小虾米形状。
石太璞忍笑,轻轻把人抱起:“好,不笑不笑,可是饿了?我叫人做些甜甜的羹来。”
小孩儿奶声奶气:“不吃羹,要吃榛子酥!”



小剧场
皇后日记
◆天启七年九月二十四
景琰变小了!
好可爱!
软软的!
想捏!
想揉!
想变些漂亮小衣服给他穿!

小皇帝萧景琰:嗯?!




——————忍不住又开双玉的分隔线——————

这是昨天阿想生日那篇双玉贺文的后续。
大概是奶娃娃琰的吸引力太大,说了不写不写,最后食言。
打算像记日记一样写写奶娃娃琰的七七四十九天,没有什么情节,就是记记璞璞带娃的日常流水账,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每一更可能都是这么短小,肥肠随意了~~~~~~~
其实我就是不想更季然,hiahiahiahiahia~~~~~~~~

评论
热度(71)
  1. 玛丽苏不敢苏教授夏末 转载了此文字

© 玛丽苏不敢苏教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