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玉/琰璞]监国·小皇帝02

夏末:

萧景琰非常苦恼。
因为他发现这具变小的身体,全然不受自己控制。
比如夜深人静太璞都睡着许久了,自己却忽然饿得慌。
饿就饿吧,竟然,还,特别,想,哭。
于是,奶娃娃皇帝陛下,一面想着朕不能哭朕一定不能哭,一面张嘴哇哇大哭起来。
石太璞醒来就见到这么一副景象:小娃娃一面嘹亮地哭着,一面用小胖手胡乱在面上抹来抹去,像是想擦掉泪珠毁灭证据,而那张皱巴巴的小脸上,是仿佛十分厌恶现在的自己的表情。
皇后殿下将哭得直打嗝的皇帝陛下抱起,轻拍后背安抚:“景琰这是怎么了?”
小皇帝抽抽噎噎,打着哭嗝嘟囔:“朕,朕,不想吵醒你的。但是,但是,朕饿了,朕不想哭的,但是……”
石太璞只觉好笑,又忍不住疼惜,抓过他小手擦拭干净:“手脏,别揉了,再把眼睛揉出毛病来。”
小皇帝委屈:“可是,饿。”

小皇子通儿断奶已经数年,此刻宫中并无奶娘。
好在皇帝也非一般小儿,牙虽未长齐,倒也不必真的喝什么人乳。
皇后命人将时时备着的甜羹端来,小孩儿缩在角落,一劲嗫嚅:“太璞,不可让他们见到朕。”
石太璞愈发好笑,半哄半劝:“景琰放心,这寝殿今后只我与母亲可任意出入,连通儿都不让进的。”
说到通儿,萧景琰想起如今自己倒比皇子还小上两岁,顿时有些泄气,仰面躺在榻上,艰难扭动小小身子,转成背对皇后的姿势。
石太璞哪知他一个小人儿,瞬息间情绪已经百变,伸手将人捞起,一手持勺,一手圈住小孩:“方才不是叫饿么,这羹特意照你幼时爱吃的口味熬的。”
甜羹香气诱人,小孩子的身体顿时又不再受皇帝陛下指挥,张嘴吞下满满一口,胖手还试图抱住调羹。
石太璞一人喂食,左右难支,干脆使个法术,将小瓷碗悬在半空,指挥调羹一来一往,自行将甜羹送到皇帝陛下嘴边,自己则专心抱着软乎乎的小娃娃,捏着锦帕替他擦拭嘴边水渍。
此情此景,倒大有些温馨甜蜜之意。

皇帝陛下吃得满足,靠得舒适,几口羹下肚,腹中饥饿也解了,渐渐有些昏昏欲睡。
哪知才一放松,便吞咽不及,一口羹咽得岔了气,反上一个奶嗝,顿时呛咳起来。
皇后殿下既是男子,又从未养育过孩儿,照看骤然变小的皇帝陛下也不过一日,此刻见小孩惊天动地咳起来,小小面孔刹时涨红,惊得跌了瓷碗扔了调羹。
所幸皇后殿下也不是凡人。
皇帝呛奶事件,最终以皇后殿下出动高深术法在奶娃娃身上指点戳半晌,终得救下陛下性命为了结。
小奶娃这么一通折腾,眼看深宵尽去,天边微亮,早朝时间便要到了。
石太璞将挂着泪珠握着拳头熟睡过去的小皇帝安顿妥当,自己动手束好长发,穿上朝服,带着彻夜未眠的困倦双目,出门上朝去。
七七四十九日,这方是第二日。



小剧场
皇后日记
◆天启七年九月二十五
说实话,小奶娃虽然可爱,但有时候也真挺烦人的!
他为什么半夜不睡觉白天睡得香啊!!
想打人!

小皇帝萧景琰:嗯?!!

评论
热度(65)

© 玛丽苏不敢苏教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