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琰】【穿越诚x重生琰】既知我心(三)

流年似槿:

*穿越诚x重生琰


*权谋有 如果小白那全是我的错


*现在两人的关系大抵处于心照不宣的状态吧


*超级无敌巨啰嗦


明诚和萧景琰属于原著,一切OOC脑残无聊属于我




=


既知我心·三


 


  夏冬到底赶在除夕夜前给他们捎来了关于夏江归来的消息。


  原定是二月份回京的,夏江现在却写信告诉他的徒弟会提前一个月左右回来。


  “他这次闭关时间长,消息不通,现在闭关结束准备回京了才发现谢玉出事了,应该是恨不得赶紧回来看看有没有连累到自己。可现在居然还要月余才肯回来……大概是决定要先去试试谢玉吧。”


  明诚一边说着一边整理盔甲,觉得怎么这套盔甲好像小了?


“……谢玉怎么样?”


  “自他把锦囊给了景睿之后我就做好了安排,等夏江亲自见过他后就可以派人换他出来,过普通百姓的生活。”


  “嗯。”景琰看他整得别扭,就上前搭了把手,皱着眉摆弄了会儿觉得明诚真的胖了,“既然答应了能让他活下来就好好让他活着吧。”


  当初虽然扳倒了谢玉,但桩桩件件的罪行都与赤焰案无关,皇帝也有心免他一死,谢玉自然也不会留下诬告赤焰案的字据。可景琰和明诚多番思量之后觉得还是利用手书作为赤焰案翻案的开篇最为稳妥,只能另想办法让谢玉交代实情。


  要谢玉交代实情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说出几件赤焰案的实情,又以夏江会亲自来杀他作威胁,谢玉自然求着想要活路,让他把实情一字一句写下来也只能答应。


  只是……求活路


 


  明诚看着谢玉一字一句地写着污蔑赤焰案的文书时,不免有些走神,想起景琰让他来威胁谢玉时的模样。


  “他要活路,就派人看着他不让他死。”


  不恨吗?明诚当时没有问出来。他想起那个失去大姐、与明台分别的夜晚,他是有多恨不得所有日本人都去死。


  景琰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回到了过往的第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了皇长兄,他和我说他知道我尽力了,说我做得很好,说我重活一次不必再为了七万人而活。然后我还梦到了林帅,梦到了晋阳姑姑宸妃娘娘,还梦到了赤焰军很多人,他们都和我说一样的话。”


  “我唯独没有梦到小殊。”


  “上一世他劳心劳力地助我,这一世我便尽我所能为他翻案,让他少操心,算是扯平了。”


  “至于其他人……谢玉啊夏江啊……”


  景琰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明诚看着他微红的眼眶,忽地就明白了。


  哪里还有什么恨不恨之说,重来一世发现最痛的事还是那样发生了,以景琰的性格来说其实是最懊恼自己的无力吧。上一世如此,这一世更如此。


  明诚没忍住上前抱了他,很用力地抱着。


  幸好景琰重来一次的路有他陪着。


 


  “你怎么胖了这么多?”好不容易把盔甲穿好了,景琰没忍住抱怨了一句


  明诚叹了口气。


  自从他调入禁军之后,虽然无权无势,但到底先前的军功放在那里。按照计划他接近了誉王,却不想意外地容易。分析下来可能是因为庆国公的倒台让誉王对于军方势力的投靠放低了警惕,总之好吃好喝地没少往明诚这里塞,当然,钱也没少。


  一想到自己与景琰“不和”的原因也是因为钱,明诚都有点忍不住自我怀疑:


  难道我看上去真的那么缺钱?


 


  “上一世太子会在今夜派人刺杀内监,但这一世他已经没了谢玉,也就不会这么做了。先不说他有没有手脚干净的人能做这事,就算有,他也没有人能顶替蒙挚的位置。”


  “如果我是太子……”明诚皱了皱眉,“萧景宣现在在朝中已经没有什么势力了。先是谢玉倒台,梅长苏来了之后他户部礼部的那些人也遭了秧,而朝堂论理之后他连被废都显得合理了。而此时的誉王……”


  “虽然他也没了庆国公,失了刑部和吏部,但就朝堂论理赢了就能让他看上去此时风头正旺。倘若再传出些禁军统领与誉王关系好的流言……”


  “手上虽然有个巡防营,但这么一比起来太子一定觉得自己危在旦夕,纵使他生性懦弱,可这种关头他也极可能猛咬一口。把蒙挚做掉了,就算没有人也可以顶替,也好过让誉王掌控了禁军。”  


  明诚和景琰对视了一眼,不禁都露出了苦笑。


  “与你相交这么多年,倒是第一次不与你过除夕。”景琰拍了拍明诚的肩膀,“今夜一切小心。”


  “今夜的饺子日后补啊,带铜钱的那种。”


 


  当夜内监果然遇刺,十二只小队只回来了两只。一只由蒙挚护送,一只由明诚护送。


  保护不力的罪责都降在了蒙挚身上,一共二十板的杖邢,明诚听着就觉得痛。他倒因为在禁军中没有职位,又受了伤,因此没有受罚,只是也没有奖赏而已。


  当景琰帮他查看腰间的伤口时他还抱怨了一句你父皇真抠,然后就被景琰狠狠地按了下伤口,疼得他直抽气。


  “让你小心点的。”


  “那是江湖高手啊!”


  “待会儿刘大夫来了让他给你多开几剂苦药。”


  “别别别,景琰我错了。”


  景琰自看到伤口就一直皱着眉头,心里念叨着怎么刘大夫还没来。


  “这次太子是狠了心想要做点蒙挚,只是他的那些江湖高手的手脚怕是不够干净。也许蒙挚查不到,但冬姐是一定查得到的。太子这下,其实加速了自己被废的进程啊。”明诚伸手抚平了景琰的眉头,“小伤,不碍事。”


  景琰看着他赤裸的上半身,左肩、胸前,都有好些明诚以往所说的弹痕。


  他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TBC

评论
热度(35)
  1. 玛丽苏不敢苏教授酒肆论诗 转载了此文字

© 玛丽苏不敢苏教授 | Powered by LOFTER